(封面照片由觀想藝術中心提供)

 

文字撰寫: Jenny Chu   攝影: Mary Hsi

要訪問華碩裡的設計師,坦白說,我很快就想到要訪問Jason了。Jason是我們的設計研究經理,畫禪繞畫不到四年的時間,就已經在開始畫的第一年,獲得第17期Certificated Zentangle Teacher (CZT)認證老師的頭銜了。去年我參加Jason辦的Zentangle workshop,很喜歡他沒有壓力,沒有距離感的教學方式,給剛入門的人,最貼心的一種安全感。Jason說,禪繞畫的迷人之處,在於它雖然有步驟,但卻沒有任何對錯,只要隨心所欲的畫,未盡理想的線條,也可以帶來滿滿的驚喜。這種「沒有對錯」的論點,出自於一個平常工作需要極度理性,不容出錯的經濟碩士口中,相當令人振奮,我想好好的跟他聊聊,也順便好好的跟大家介紹這種近幾年來非常流行的繪畫藝術。

很多人應該跟我一樣,聽到禪繞畫(Zentangle),很自然的就會聯想到東方的宗教,我當初腦子裡甚至還會出現一幅僧人邊敲木魚邊作畫的畫面。跟Jason聊完之後,才知道Zentangle其實跟宗教一點關係都沒有,就連發源地都是在西方不是在東方。它源於2004年的一對美國藝術家夫妻Rick & Maria。他們對Zentangle的定義是: 「以簡單易學、輕鬆有趣的方式,把任何圖案解構出容易的繪畫步驟,然後隨意組合以創作出美麗的作品。」他們的核心理念是,只要你會畫出以下這五個元素(點、直線、曲線、弧線跟圓),就可以創作出優雅又獨特的禪繞畫了,所以「不會畫畫所以不去畫」,在禪繞畫的世界裡,壓根兒就不成立。

(禪繞畫裡五個基本的元素: 點、直線、曲線、弧線跟圓)

上完課的那陣子,回到家就是畫畫畫,按照Jason拆解下來的步驟,重複又重複的畫著,不知不覺整個人就放鬆了。那種感覺極為奧妙,明明工作了一天,但卻是畫得越來越起勁。Jason跟我說,這是因為重複的筆劃,會讓人安心,然後自然而然就會變得專心,放鬆的感覺也就隨之而來。

訪問Jason的那天,我們來到了一家咖啡店。炎熱的下午,邊聽Jason講解禪繞畫,邊欣賞Jason在這家店裡的作品,實在舒壓,忍不住我也拿起紙筆,在旁邊畫著。在我畫到第二張的時候,Jason突然打住了我:「你動作太快了,應該把每條線條放得再慢一點。」我把筆觸放慢,原本只是想作作樣子,但當我這個急性子,把筆觸放慢之後,馬上就能感覺到改變! 首先是線條變俐落了,再來圖面變乾淨了,然後心境也因此而變得更放鬆了。Jason說: 「在禪繞畫的創作裡,我們專注的是過程而不需要太刻意的去想像或執著於結果,因為禪繞作畫的過程是這麼的簡單跟規律,最後呈現的結果卻是非常的優雅獨特,所以創作者的情緒越輕鬆,作品越優美;作品越優美,情緒也就越放鬆。 」看著Jason,我終於明白他的那份優雅是從哪邊來的了,難怪Jason團隊裡的成員,都跟我直誇他的好脾氣,看來我也該多畫一點,至少優雅一下也不錯。

(Jason耐心的教導禪繞畫的步驟)

端看Jason的作品,無論照片拍得多好,都無法捕捉那種實品上的細緻,更別說是看到實品那剎那的驚艷了。每一筆,每一個頓點,要不是他跟我解釋過禪繞畫應該是隨心隨意的,我大概會猜想他不知道在家排演了多久才有這種神乎其技。

每一個圖形就是一個tangle,”Hollyhock”是 Jason自創的一個tangle,得到正式的認證,Jason說,他的靈感來自於某年逛大阪城,參觀武士展的時候看到一個武士身上衣服上的一個徽章。Jason被它吸引住了,就以這個圖騰作為基礎,慢慢發展出屬於自己的tangle。可見只要你用心觀察,每件事物都可以帶給你不同靈感。

(Jason示範Hollyhock)

我問Jason,開始畫禪繞畫之後,對你的個性或是人生有甚麼樣的改變嗎? 他說:「以往在生活上、工作上遇到一些瓶頸的時候,難免覺得沮喪;但後來發現禪繞畫裡無限的可能性之後,就突然覺得人生也該如此。人生就像禪繞畫,有無限可能。總有出口,總有選擇。遇到瓶頸,不急不緩的轉個彎,就可以迎接每一場的驚喜。像我看你平常走路很快,講話很快,做事很快,其實真的可以不用那麼急的,慢慢享受過程,是件很美好的事情。」我細細的品嘗Jason這番話,這就是我喜歡跟Jason上課的原因,他教的,絕對不止是單純的技術。訪談過後,我似乎對自己又多了解了一點點。

看到Jason的眾多創作,很好奇如果今天以平板跟觸控筆,代替紙跟筆,出來的作品又會是怎麼樣的呢?馬上請Jason幫我們示範一下。

作為一個粉絲看來,作品依舊細膩精緻;但對於創作者而言,用觸控筆來畫禪繞畫又有什麼樣的好處跟限制呢?Jason說,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隨時放大縮小,很多細節可以放大看得更清楚,也可以一直重複修改;缺點就是再好的平板或是觸控筆,始終缺少一種觸感跟溫度,畫起來比較冷冰。即便如此,Jason還是能在平板上面畫出很多美妙的作品。

(Jason用平板畫出來的禪繞畫)

另外,我很欣賞Jason的一點是,他從來不吝嗇分享。除了定期開班授徒之外,只要你想到有甚麼想知道,有哪個圖怎麼畫,開口就好。 Jason從不保留,還會很有耐心,很有條理的慢慢示範。在請教的過程中,一點都不會釋放壓迫感或是讓人有怕被取笑的窘境,這樣學起來,輕鬆又有效率。

 

看到這邊,我想大家應該蠢蠢欲動想要試畫看看了。我問Jason,禪繞畫雖然沒有甚麼對錯之分,但對於想要學禪繞畫的朋友們而言,有沒有甚麼準則是值得被參考的呢?
「禪繞畫是一種抽象的藝術,所以沒有自己畫得不好、畫得不像的負擔。相反的,只要你試著接納、包容還有欣賞自己的作品,你就會愛上這種獨一無二。另外,養成“轉紙不轉手”的習慣,很多圖樣畫起來會更容易。最後,在沒有期待與規劃的前提下展開的創意,是最自然而強大的,慢慢畫,好好的享受過程與結果的意外之喜。」

雖然說禪繞畫跟宗教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但卻有一種心靈上的撫慰。訪談結束後的的那個下午,我走在炎熱的天母路上,回想Jason的作品之餘,也想到自己過得有點急的生活,於是我放慢腳步,緩了我的流汗的速度。看似單純的點與線,原來隱藏了大大的生活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