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看似商業開發極致,實際人文薈萃的城市,特別是百貨、商店林立的中山商圈,在滿足大眾取向的熱鬧中,近年忽然感受到不少具有自我主張的風格小店、髮廊、咖啡店或藝廊,在商圈巷弄內或較有年日的辦公樓中擴散。到東區可以不只是聚餐或百貨購物,多了可吸收些藝文新知的目的。其中讓愛看設計相關展覽的我感到值得關注的空間之一,是位在南京東路百貨建築群旁的某棟樓房二樓的 ”雄獅星空Link Lion”。 (雄獅星空是雄獅美術所成立,結合書籍、咖啡、藝廊的複合式藝文空間)第一次來到Link Lion是因為看日本藝術家三澤遙首次來台展出《Waterscape水中風景》,就深刻感受這空間與照明配置優質的展覽空間。(《Waterscape水中風景》展出以3D列印創作適合不同水族生物的空間構造,如同水中雕塑或微建築。也是雄獅星空藝廊開幕首展。) 2017九月到十一月則是展出來自日本擅長「徒手吹製」技法的 高橋漠 與 擅長搭配平衡美感的 和田朋子 所成立的工房品牌TOUMEI同名展。TOUMEI位在日本福岡,標榜以徒手吹製玻璃為主要設計製作工藝的日常物件與飾品。來到展覽現場之前,就被展覽文宣中設計比例精巧、通透質樸的玻璃器皿所吸引。到現場遠觀,就能感受到高橋漠與和田朋子在玻璃創作的獨有風格。雖標榜手作、吹製,給人感覺有別於傳統玻璃工藝設計,作品的輪廓、造型、色彩的調性,卻帶有理性幾何的視覺感受。

遠觀和田朋子所展出的系列作品,就被每件作品具有某種戲劇性的排列所吸引。她的每件作品都以「自己發現的某樣東西」為素材。所謂「自己發現的某樣東西」,包含許多回收玻璃工藝品的碎片,甚至有枯樹技和細石頭,這些採集自回收的材料,可說是每件作品的關鍵材料,或可說是關鍵的特徵。聽到回收總是感覺是粗曠的,或是不可控制的,但在作品上所看到和田朋子所收集的回收材料、玻璃碎片卻是非常、非常的細緻,近看甚至宛如經過自然切割般的寶石。在經過感性搭配、理性陣列,甚至考量到光影的層次構成,表現隨機自然的和諧美感,細膩層次的。和田朋子這系列桌面上作品,理性的「幾何立體框架」與 感性的「不規則碎片」相互構成,看似即興、自由的安排,卻具有奇妙和諧、平衡的層次。牆邊環掛和田朋子多幅壁掛系列作品,以玻璃板為畫布,以「自己發現的某樣東西」的玻璃碎片或是石塊為顏料,鑲嵌、崁合的手法構成如同立體空間畫作。

試從正面欣賞、靠近從側面和背面觀察,好像探索、剖析不同深度地層而發現不同樣貌,甚至光線穿透作品而投射到牆面的影子也是完整欣賞作品的一部分。(展示燈光的安排,對於玻璃製作品非常重要,能呈現作品延伸、完整的美感。)

現場最吸引我的是和田朋子一組接近A2海報比例的作品。這作品前駐足探頭、扭動身體好久,可以不同角度、距離深度去欣賞。個別作品上所鑲嵌的每一片玻璃藝術品碎片,個別都像是微型的玻璃雕塑品,而承載的玻璃板如同展覽場平台一般。(差點讓看展紀錄強迫症的我,忍不住每個碎片都拍照記錄。)在日本常見有細格線條矩陣的窗戶玻璃上,縝密排列著不完全不規則的玻璃工藝碎片。遠看好規則排列,近看又隨機自然好像某種地貌;再近看每個碎片的造型精巧迷人,微觀好像整齊擺滿雕塑的空間。

再站遠一點看,展燈打光穿透作品而灑在牆上的細格線影子,又有種細緻圖紋。

再更近看每件創作,顯示兩人對於質感搭配的安排細膩具有層次,不僅視覺感受得到層次。高橋漠擅長「徒手吹製」技法,獨有掌握「熔化玻璃」瞬間的功夫,所創造出來玻璃器物具有獨特造型構成,一眼看過去,幾何、對稱造型與線條,讓人以為如同由3D建立的造型,甚至是開精準工程模具所製作出來。近看則可以感受到每個物件表面質感有多樣的層次搭配,質地通透得富有變化。

高橋漠作品的粗獷質樸,使人不禁用手欣賞感受。很棒的是,高橋漠展出的部分作品還開放觀眾可以觸摸、拿拿看,以手感受觸覺的層次,感受質地以及重量感。高橋漠運用「徒手吹製」掌握熔化玻璃成型的瞬間,創造不同的表面質地,我特別喜歡亮霧交接的視覺和觸覺反差質感表現,尤其某個角度,因為透明的清澈,讓帶有色彩噴砂面看來像是簍空穿透的造型框架。

分別在看高橋漠與和田朋子,作品尺度、創作手法不太相同,怎麼會共組成一個品牌TOUMEI ?當看完所有作品時,再稍遠遠觀賞全貌,突然明白,TOUMEI 透明穿透的空間層次,他們倆的創作似乎有著zoom in / zoom out的層次相關性。如近看上文提到和田朋子牆上陣列佈滿玻璃碎片的作品,就好像看到高橋漠的作品縮小排列在其中,而遠觀高橋漠的作品陳列在展台上就好像看到和田朋子的作品放大讓人可以動手接觸。另外兩人相同是對於玻璃本質的挖掘,探究玻璃的各種表情,藉作品讓我們能感受到物質與空間的存在感,即使是透明,即使是一小片細微的玻璃碎片。

《透明-TOUMEI GLASS EXHIBITION》
2017.9.2-11.5 第一場展覽 於台北 雄獅星空 Link Lion
非常推薦去看看!